老年痴呆奶精

五次Steve打算对他用强,一次他都没有强成功

给人画肖像真是种高水准的撩法



第三次(下)




两个亲密的人,一旦其中一个把感情全盘托出,相处的时光就愈发难耐了

这些天的Bucky坐立不安,他一方面早已习惯Steve的存在不能摆脱他,一方面又不敢面对Steve那种模样——他总满脸期待,雷达一样朝向自己,用眼神默默试探着自己,不声不响却又无法忽视。

那天的话就像石头强行塞进自己心窝里一样,Bucky 只觉得不自在

当然似乎 Steve更难耐一些,因为不仅白天Bucky不面对他,就连晚上独处在一张床上那个人也只背对自己。他看不到他的表情,他还得忍受Bucky就那样毫无防备的躺下自己身旁,自己却碰不到的不满足

每晚他都望着那个冷漠的肩头和后脑勺暗自伤神。

自己虽然确定一直以来Bucky格外在乎自己,并且他们的感情早已超越友情,可是那人不表态,这一点让他觉得自己是一条被人钓起来的鱼,自己已经赤裸裸挂在渔人面前,那人却没把他丢弃也没把他放到箩筐里,他就这样让一根绳子吊着,整天被晾在风里吹来又吹去,内心纠结摇摆不定

要不再强吻他?不不不行,他一定又要和自己打起来。要不质问他个究竟?不,也不行,自己已经被他弄的七上八下,或许向自己承受不住万一他要是彻底拒绝自己,那自己该怎么办,他们的友情该怎么办


每当想到这里Steve总觉得自己有些虚弱

天又凉了一些



winter is coming



战争还在继续,似乎更惨烈了一些,士兵们已经对这无休止的炮火声疲倦不已,他们之中伤的伤死的死,北风吹进所有人的心窝里。他们其中大部分才二十出头,过度疲倦和苍老的痕迹已经爬上了眉梢

现在即使在休战的日子里,派对也再不开了,随身携带的扑克牌也被遗落的零零碎碎再也凑不齐,如果还有什么可以排解压抑的气氛,也许只有酒了

然而Bucky已经很久没碰酒了,在这里根本就没有酒喝,Bucky不满的屋外看去。

他们的部队驻扎在几乎废气的村庄里,这村庄很多人已经跑了,留下没人照看的老人和孤儿,这样的情景让他想家了,他十分想念故乡的妹妹,那时候她软软香香的十分乖巧,如今好久没见到她,她已经成长成亭亭玉立的少女了吧,也不知她现在过得怎么样

他透过破损漏风的窗看向远处一片枯黄寥落的田,眼神黯淡

他毫无察觉Steve进到了房门,直到微弱的沙沙声盘旋开来,他才惊觉的侧过脸看过去

他看到Steve又在玩那用来涂涂画画的小铅笔和小本子,他这才发现已经很久他都么有画画了

“别动”

Steve软软的开口,声音听上去松弛又带着点欢快,一下把Bucky从暗淡焦虑中拖出,拖回到了布鲁克林那些阳光明媚的日子,他以前就是这样,随身一个小本子,坐下来就开始画树画鸟画自己

“看我”

此时Steve只是随手打了个草稿,空虚一片中灵动的几根线而已。本打算就这样不被察觉的画下这呆愣愣端坐的人,而现在他已经发现自己,那就让他看过来——没有什么比画他的双眼更让自己愉悦的事情

Bucky不耐烦的给他投去无神的眼光

Steve专注的加快了手上的动作,他一下一下的抬眼扫视自己,又一次次低垂眼眸,那股与身俱来的认真模样Bucky已经看过太多次,在以往的每一次Bucky总是眼神注视回去,神却不知飘到哪个地方鬼混,今天确是他第一次认真的看回去,一不小心,掉进那个人因专注而越来越锋利的眼神里——Bucky知道Steve的速写课上,有一个秃头老师,总是絮絮叨叨的讲究认识人体骨骼对速写有多重要,他循循善诱,让班里的学生透过模特的层层衣料和皮肉,看进模特的内部骨骼,他想Steve一定是班上最出色的那个——因为此时他只觉得自己是待宰羔羊,Steve 正用锋利的眼光一点点、一层层拨开自己,看到自己身体深处去,他浑身打了个哆嗦,挣扎着逃避开

“看着我....”他的声音低沉柔和,Bucky却只觉得一阵阵被强制住的不安,他心里扑通扑通,身体发麻,他听见自己心里一扇门被迫推开的声音,一些东西跟着撞了进去,心事已然明明白白



明天将有一场至关重要的战役。那天Steve潜伏进敌营,打探到关于幕后黑手红骷髅近段时间的动作,一番讨论后得出的结论就是明天他们就要出发去袭击红骷髅

Bucky变得更加不安,他躺在床上只觉得背后一阵阵发凉,Steve轻和的呼吸就在他后面,他不禁想要求助

“Steve,我冷”

背后的人犹豫了一下,贴了过来,左臂搂住了自己,Bucky一阵鸡皮疙瘩后松弛了下来

这样的拥抱可以用怀念来描述,真的,他们已经太久没有肢体上如此亲近的接触,Steve满足的在Bucky颈窝处蹭了蹭

Bucky想起了小时候,他们玩笑声不断的童年与少年时代,那段时光过去的太快

他开始絮絮叨叨讲起以前,布鲁克林的闲言碎语的大妈、街道上招摇撞骗的小流氓、和不知好歹的Steve

“那时你我还才丁点大,为了让我不受到新来教授严厉的体罚,你从街上随便拉了一个陌生人,让他敲开办公室的门,谎称他是我的父亲要来接我放学回家。你从小机灵又狡猾......跟后来你为了参军伪造自己的健康证明和在自己鞋底垫厚报纸一样……那些只是你为了达到目标而耍的小手段中的其中一种,任何时候你都没失败过.....”

“可那时的我和现在一样,拿你一点办法都没有....”

Steve的嘴蹭了蹭他垂涎已久的Bucky的赤裸肩头,Bucky没有躲

“我对你心存企图,可就算我使出浑身手段,于事无补……”

他的脸来到Bucky眼前,带着点委屈温柔地注视他

Bucky再也忍受不住,抬起头吻住了他。

他一旦给他机会,他就得寸进尺,疯了一般的回吻他,牢牢的握住主动权。不会再给他后退的机会了。Steve在心底想着,一手抓住了他的脖子,固定住他的头,舌头探了进去,Bucky反手勾住他的脖子,缠了上去

呼吸声越来越急促
他的Bucky回应了他,他给了自己肯定的答案。Bucky是喜欢自己的

Steve只觉得头脑里像是炸开了花,一阵阵的发热,事实上他浑身都变得滚烫起来,双手开始不听使唤似的朝他身体的每一个地方摸去。他探进了Bucky的衣服里,Bucky就会在他怀里扭动起来,他低头啃咬他的脖子,Bucky就会从喉咙里漏出轻微的抽气声,一切美的就像掉进了天堂。他放任自己的yu望燃烧起了火,手急切的朝Bucky小腹下面摸去....Bucky慌忙的拿手去阻拦他,换来Steve更加强势的拉扯与压制

“不”

Bucky开始抗拒,拿手去推搡他,并且一点点把自己往理智那边拖去

身上的人一点都没意识到这些,他还被放任在渴求中无法自拔

“Steve,停下..”他不断打开那只纠缠在自己腿gen处的大手

不,不够,我还要更多。Steve默默的在心里抗议

Bucky使出全身力气强硬的一下把他推开,推的他满脸不解与无措

“Bucky?……”他轻声询问他

“你知道,我们不会有好结果的……”

Bucky已经从刚才的迷乱中脱离出来,此刻他严肃的道出了冷冰冰的事实

“同性恋是不合法的”

Steve摇了摇头想要阻止他去说那些残忍的话

“你我的关系已经成为别人的闲言碎语了.....如果流言做事,民众绝不会允许他们的精神领导出这种绯闻……Steve,你的一生都会毁于此……”

“别说了.....”

“到那时候你我都会冠上罪名被推进黑暗里,你再也保护不了我……”

Bucky抓住他的弱点给了他重重的一击,这足以让Steve彻底失去一切美好的希冀。他垂着头面如死灰


.....


第二天,两人顶着像是放纵了一夜的黑眼圈精神不振的出现在了部队里,有些士兵对他们投来了意味深长的目光,直把这两人看的像剥了层皮一样痛苦不已。


他们就这样默默的对视,仍然很有默契的保持沉默,奔赴向这场意味着分离的战役。

在往后的七十多年里,他们其中一个被葬送进深山冰雪里,随后的另一个把自己冰封进了大海里


当二十一世纪的Steve回想起过去,只觉得命运的转轮真的不可思议



tbc














评论(2)

热度(39)